时代周报:富豪涌向移民潮
发表人:AUTHORITY 发布时间:2011-05-04 14:27:30

  作者:时代周报 发布日期:2011-04-29


  朋友圈中,秦志浩人称“秦主席”,平时开一辆宝马SUV,结识不少律师、企业主。每过个把月,圈中人相聚,“秦主席”是召集人。3月末的一次饭局上,当秦志浩无意间提及移民,他突然发现,受彼此影响,过半朋友已持绿卡,地点有加拿大、澳洲、美国等。

  秦志浩,江西人,早年在广州生产玩具发家,7年前,公司转向投资类,经营股票,投资房产,也做私募。2009年,身价不菲的他决定投资移民温哥华,为孩子的留学做好准备。

  “秦主席”的想法并不另类。4月20日,招商银行与贝恩管理咨询公司联合发布《2011年中国私人财富报告》(以下简称“报告”)。该调研指出,以1000万个人可投资资产为界限,2011年,内地富人将增至59万,其中,60%的富人已经完成或正在考虑投资移民。而可投资资产规模1亿元人民币以上的企业主中,上述占比高达74%。

  前赴后继的移民

  胡家是投资移民的先行者。早在2000年,胡啸天的父母提交申请,目标地为加拿大魁北克省。2002年7月,签证获批。上世纪70年代末及90年代初,中国先后出现过分别以底层劳工和海外华人亲属为主的“移民潮”,而这一拨,自新世纪元年始,移民主力转向新富阶层和知识精英,对应方式主要为投资移民和技术移民。

  胡家的决定是为胡啸天兄弟的留学铺路。彼时,在加拿大,留学生每学期需要支付超过1万加元的学费,持绿卡者可以享受教育福利,费用仅为十分之一。“我和哥哥两人,先移民再念大学,反而划算。”

  至少胡啸天认为,加国的移民门槛“不算高”。去年年底之前,只要申请人的资产规模达到80万加元,过去5年中具备2年以上经商或管理经验,并愿意一次性或以贷款形式向加政府投资40万加元,那么,一人申请,全家获得签证。

  “所谓投资,其实就是把钱存在加拿大的银行里,几年不动,以后还是你的。”秦志浩从2年前开始操作移民,考虑周详,为了孩子以后念大学不用租房,还在温哥华郊区买了一套价值500万人民币的别墅,尽管,他的女儿和儿子,一个初中、一个小学。据了解,新富阶层中,因子女留学而移民的家庭不在少数,但这只是投资移民的冰山一角。

  Allen活在另一个移民圈中。虽是无锡人,但家境富裕的他高中起就被送到英国,说一口流利的英式英语。偶尔回国,他总希望自己“穿越”回去,尤其是开车、购物的时候。

  “国内人均月收入两三千元,一瓶牛奶10多块;英国人均每月2000多英镑,1英镑牛奶可以喝1个礼拜。”Allen和他的朋友对国内有着各种看不惯和不习惯。2008年,他开始操作投资移民:花钱在当地注册一个小公司,同时雇用了几个英国人。

  “这个公司只存于纸面,唯一的支出就是定期交些税。”据国家教育部统计数字,改革开放30年间,我国公费、自费等各类出国留学生总数达到139万,截至2009年,只有39万归国,其余百万人以各种方式留于国外,包括投资移民。

  而《南风窗》近期的报道指出,投资移民者,年龄结构大多在35-45岁之间。既有众多从事实业、服务业而发达的企业主,也有靠炒股和投资房产完成财富积累的年轻人,还包括一些财产来源不明的公务员和商业人士。

  不少资深移民中介也对时代周报“暗示”,接手过“官二代”的案子。“叫他们出钱容易,叫他们说明钱从哪来却比登天还难。”中国商务部一份调查报告显示,仅截至2004年,外逃官员数量已达4000人左右,携走资金约500亿美元。

  火爆的移民市场

  近十年,各种数据显示,尽管中国各类移民中,投资移民所占比重不大,但一直颇有市场。据加拿大联邦统计局资料,加国的全球投资移民配额为每年1500人,其中,2/3用于积压个案,1/3分配给新申请案。截至去年年底,仅香港、北京两地,“积压案”超过2万例,换言之,即使加政府将每年的全球配额都给中国,也需要13年半才能“清空存货”。

  进入2010年,投资移民涨声不断,控制中国移民人数是原因之一。4月29日,澳大利亚政府宣布,该国投资移民的申请者至少须拥有50万澳币的资产,此前,这一门槛为25万澳币;同时,申请人须持有的所属公司的股份比例由早前的10%增至30%—50%。

  此后,这场“涨价风”席卷香港、新加坡等一批老牌移民地。2010年12月1日起,加拿大亦实施移民新政,投资移民者的资产底线从80万增至160万加元,投资款亦翻番至80万加币。

  目前,以人民币计,加拿大、新加坡对申请者的资产要求超过1000万,最便宜的“澳大利亚”,仅依据资产、股份两项,也意味申请者至少具备430万的身家。但是,不少移民中介对时代周报表示,涨价后,这些国家的移民业务目前并未明显减少,而受此影响,“经济”的美国投资移民项目EB-5反而大受追捧。

  北京因私出入境中介机构协会的数据显示,仅2009年,中国的EB-5申请案已超过1000件,较2008年翻番。EB-5,即,Employment Based Fifth Preference,要求申请人先通过投资取得临时绿卡,两年有效期届满前,再通过美国移民局审核,获得永久绿卡。

  彼岸的诱惑

  尽管《报告》发布方未公布其取样、调查的过程,但问题已被提出,富人,为何出走?“新鲜的空气、安全的食物,还有优质的教育。”这是秦志浩和他已经移民的朋友给出的答案。“目前,我们事业的重心都在国内,移民是为子女创造一个环境,为自己留一条后路。”

  “中国是一个造富国家。它的收入分配体制决定了少数人可以先富,可以到国外生活,可以追求他们认为更好的东西,而绝大多数人无法负担。”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主任仲大军告诉时代周报。

  长期关注科技人才流动的旅美学者田方萌认为,富人移民仿佛是与各国或地区政府玩一种“身份游戏”,即通过获得某国的移民资格,享有该国提供的一些好处和行动便利;同时,他们也不会放弃在中国的种种利益。

  比如,一些“富二代”偏爱香港护照。第一,工作所需。第二,教育质量高于内地,是子女海外留学的良好跳板。第三,不存在“移民监”的问题。“香港护照的性价比高,可以‘方便’地享受那里的福利。”上述拉链制造商说。

  他所谓的“方便”是指,在加拿大、澳大利亚等国,持绿卡者需要在移民国居住满一定时间,否则,永久居住权可能被取消。正因如此,已回国工作的胡啸天需要不定期地去加拿大坐“移民监”,以保留其枫叶卡,进而确保其今后能够回当地深造。

  然而,香港的“移民监”时限虽为7年,但主管部门不如国外移民局查得严厉。“香港与内地联系紧密,规避方式很多。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让香港总部派你去内地公司担任主管。” 上述拉链制造商说。

  “裸商”的担忧

  和Allen不同,出生在改革开放之前,经历过政治动荡的秦志浩完全过不惯国外的生活。比如,国外没有保姆,凡事都要亲力亲为,别墅的院子要打理,冬天还要亲自铲雪。更重要的是,秦志浩们大多不懂英语,开口闭口只有“对不起”和“谢谢”。但另一方面,秦的企业已经完成了从制造业到投资类的转型,从事着资本驱动的生意。

  据《报告》披露,近年来,中国个人境外资产增长迅速,2008—2010年,年均复合增长率接近100%,其中,这一期间,作为中国个人境外投资主要目的地的香港,来自内地的个人投资年均复合增长率超过70%。

  “不过,很少有富商移民后真的把生产线拉到国外去,或在移民国投资实业。”哥伦比亚大学博士、上海曙海太阳能有限公司董事长江辉平旅美多年,在他看来,这几年,美国主要发展新能源、生物制药以及服务业,而国内企业擅长制造业、房地产,根本不具优势。

  而“接力中国”青年精英协会秘书长陈雪频观察,这部分境外资产扩容主要受益于金融产品投资,而非实业。因为,后者的资本回流、增值较慢,同时,国内企业主对国外的商业动向缺乏了解,开拓市场的能力不足。

  于是,富人移民透露出一个危险的信号,尽管他们人在国内,但妻子、儿女已经或者即将送往国外,同时,他们的财富正在流向境外。“这是一个精神性的原因。他们缺乏安全感,害怕再一次的社会财富重新分配,甚至自认为是弱势群体。”

  在陈雪频看来,新富阶层的不安全感来自两个方面:第一,对自己的财富不自信。因为,不少企业家背负“原罪”,而中国对于这个问题始终没有明确的态度。第二,他们对中国的政治、经济、法律不自信,担心自己的财富终将失去。

  “我常说,要去医院验血,看血管里流的是不是道德的血液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房地产商告诉时代周报,“这个行业,名声很臭,大家骂我们暴利,我并不否认,但必须说明的是,我们的利润大多通过土地转让金、税费等方式缴给了政府。”

  据时代周报了解,目前,由于信贷紧缩,不少私营业主有怒不敢言,只能感慨“很受伤”。过去两年,货币增发,流动性过剩,通胀之势严峻。“但扩容的信贷主要涌入国有大中型企业,民企的资金链不曾宽松,而今,国家收紧信贷,首先紧缩‘民企’,其融资问题已相当严重。”浙江某地驻沪商会人员如是分析道。

  (应采访对象要求,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 

【关闭窗口】
 
新周刊:谁是既得利益者?
张维迎:市场制度最道德
汪丁丁:中国每年腐败金额下
牛刀:中国房价正在重复2008
中国物价到底有多高 留学生
孙立平:中国当务之急是制约
孙立平:当前中国的贫富格局
李稻葵:个税等同于工资税,
时代周报:富豪涌向移民潮
中国富人的下一站是离开中国
从北大清华走出的中共中央政
张维迎:好政策与坏政策
Copyright © copy www.pkucq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管理员邮箱:yonghxu@msn.com
技术支持:鼎维网站建设专家 渝ICP备08003849号